<i id='4szf4'></i>

    1. <span id='4szf4'></span>
    2. <i id='4szf4'><div id='4szf4'><ins id='4szf4'></ins></div></i>

      <acronym id='4szf4'><em id='4szf4'></em><td id='4szf4'><div id='4szf4'></div></td></acronym><address id='4szf4'><big id='4szf4'><big id='4szf4'></big><legend id='4szf4'></legend></big></address>
        <dl id='4szf4'></dl>
        <fieldset id='4szf4'></fieldset>

        <code id='4szf4'><strong id='4szf4'></strong></code>

          <ins id='4szf4'></ins>

          1. <tr id='4szf4'><strong id='4szf4'></strong><small id='4szf4'></small><button id='4szf4'></button><li id='4szf4'><noscript id='4szf4'><big id='4szf4'></big><dt id='4szf4'></dt></noscript></li></tr><ol id='4szf4'><table id='4szf4'><blockquote id='4szf4'><tbody id='4szf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szf4'></u><kbd id='4szf4'><kbd id='4szf4'></kbd></kbd>
          2. 疫情大考下,青年創業者這樣自救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黄色AV在线224bb.com_色短篇小说_亚洲在线AV伦理电影

              企業停工、店鋪關門,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不少行業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這對尚未穩固根基的青年創業者來說,無疑是一場“生死劫”。

              不堪房租、工資的重負,青年創業者中有人黯然離場,也有人積極自救。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疫情大考之下,許多青年創業者沉著應對,算清楚每一筆賬,及時給創業項目打緊“止血繃帶”。即便可能要承受一定的經濟損失,他們依然保有初心與情懷,不逃避、不放棄,用責任與擔當交出答卷。

              “日更”創業賬本開源節流

              疫情當前,初創企業普遍面臨“現金荒”“用工荒”“原料荒”“物流荒”等壓力。多地出臺政策幫扶青年創業者:浙江省推出50億元青年防疫專項信貸,上海市建立30億元專項融資渠道,內蒙古設立5億元優惠利率融資額度……

              在期待政策扶持的同時,26歲的常院飛也在想辦法積極自救。今年1月12日,工作兩年的常院飛積攢瞭一筆資金,在廣東佛山一傢美食廣場裡開瞭餃子館。自開業以來,餃子館每日營業額在1800元到2000元之間,並隨著口碑積累,日漸紅火。

              不料,疫情全面暴發,整個美食廣場的飯店陸續關門,有的還貼出瞭“出租轉讓”的告示。常院飛不願一走瞭之,一是因為前期投入的成本還未收回,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花瞭一個多月時間精心選址的餃子館,營業額正在攀升,今後肯定能盈利。

              常院飛並非盲目自信,實際上他早已摸清楚瞭自己的創業賬本,“隻要有進賬,店就能開下去。”每晚閉店,常院飛都會記賬、算賬。他計算盡管營業額減少瞭三分之二,但是店裡有他和父親維持,沒有人工成本。加之美食廣場響應號召,將房租減半。目前每天五六百元的流水,基本能覆蓋各項支出。

              按照防疫要求,餃子館隻做外帶和外賣。店裡椅子倒扣在桌子上,餃子館門外卻支著一張桌子和幾個板凳,常院飛解釋說,很多餐館不開門、也不允許堂食,社區志願者、城管等工作人員沒地方吃飯,他就在外面擺瞭一張桌子,每次隻能坐一個人、用一次性餐具,“方便他們吃口熱乎飯”。

              其他飯店不營業,讓常院飛收獲不少回頭客,店內的經營狀況也逐步好轉。最近,伴隨復工復產,常院飛謀劃起瞭下一步,他計劃一如既往做好店內清潔、消毒工作,倡導外帶;同時,聘請專業廚師豐富菜品、更新菜單,進一步增加晚間營業額,提高客單價。

              與常院飛的做法不同,在小餐飲連鎖業摸爬滾打多年的王成科則選擇及時止損。每傢店平均月租金1.5萬元,每傢店約有4位員工,每位員工工資2000元。2月20日這天,王成科計算損失已經上百萬元,他立刻決定關停全國50多傢“貞豐一品”連鎖餐飲店,隻留下貴陽、寧波、上海等地幾傢位置重要、可以營業的門店。

              在王成科眼裡,放棄自己註入心血的事業並不意味著停滯不前。相反,被困在老傢貴州黔西南州興義市七舍鎮的日子,他嗅到瞭新的機會,嘗試轉“危”為“機”。

              這次,王成科把目光鎖定“共享員工”。他發現,受疫情影響,湖北的工廠難以復工,堆積瞭一些未完成的外貿訂單。但在勞務輸出大省貴州,很多曾外出打工的人員還滯留在老傢。包括自己關停的餐飲店裡,也有幾十位管理人員處於閑居狀態,“通過培訓,這些人很快就能上崗”。

              經過市場、人員、資金等一系列考量後,外貿訂單穩定、手工藝品對技術要求低,王成科決定做手工藝品的出口外銷。選址、建廠、培訓人員,僅僅一個多月時間,王成科改造廢棄建築為加工廠,帶動傢鄉上百人就業,簽訂瞭上千萬美元的訂單。

              大部分生產利潤歸村集體和工人所有,隻留下很少一部分用作日常管理費用。此次的創業賬本,王成科把社會效益擺在瞭經濟利益之前,他坦言,疫情帶給他很多的觸動與思考,他重新調整瞭自己的創業方向,“希望能為傢鄉發展做些貢獻”。

              用擔當化解疫情影響

              春節期間,因受到疫情影響,不少出行者取消瞭出遊行程。“出走世界義工旅行平臺”(以下簡稱“出走世界”)組織的20餘個項目也被迫取消。面臨資金困境,95後的創始人王宇豪選擇用誠信與擔當“扛下”高達數百萬元的退款損失。

              在1月22日,“出走世界”發佈的相關公告中,王宇豪表示,所有原計劃從湖北出發前往各地參加項目的志願者可以申請全額退款。3天後,他又向尚未出行的近千名參與者提出無損失延期或退款的方案,並作出“最大程度保證每一位客戶的利益不受損失”的承諾。

              “拿出比平時忙上10倍的勁頭”,王宇豪與20餘名員工進入高度緊張狀態,第一時間找出40多名在武漢上學、戶籍在武漢,以及計劃從武漢出發的參與者信息,與他們進行緊急溝通。同時向各個國傢的工作人員說明情況,結合不同項目、不同住宿形式,做出應急預案。

              針對部分境外酒店和境外航空公司沒有響應內地政策,已支付的費用境外方面存在不可退款或僅部分退款的情況,王宇豪和公司工作人員加班加點,打電話與境外溝通,為參與者爭取更高比例的退款,盡量減少變更帶來的損失。“春節當天,都是在一個接一個的越洋電話中度過的。”王宇豪說。

              每位受到損失的客戶收到瞭“出走世界”發送的10多頁的文件,寫清楚瞭每一項費用支出,附錄當前退改政策的官方憑證,並將英文文件逐句翻譯。有時,一些項目成本涉及商業機密,王宇豪也如實坦白。

              “很多客戶至少要溝通五六次,花費三四個小時。”經過協商,仍有少數客單價較高的客戶不太滿意。王宇豪決定,通過貼補的形式,盡可能地承擔項目中境外方面不可退回的費用。

              與此同時,一些“自救”方案也在進行。據王宇豪介紹,疫情期間,“出走世界”嘗試開辟瞭新的業務線,通過線上公益課程、打卡群、讀書群等形式,搭建大學生社群,增加用戶黏性,拓展市場。王宇豪還對公司產品進行瞭調整,以期在暑假期間,推出一些內地城市的旅遊項目。

              此外,王宇豪和公司的小夥伴一起在抖音、B站等平臺,采用新的方式和手段進行宣傳推廣。王宇豪坦言,目前新增粉絲總量不算太多,但在平穩增長,B站上的直播分享課程有近5000人同時在線觀看,讓一些潛在的客戶群體對“出走世界”的品牌有瞭一定認知。

              這分誠信與擔當打動瞭很多人,一些境外的合作夥伴也做出暖心之舉,給身在疫區的參與者發送瞭慰問信,讓原本的合作關系也更加牢固。王宇豪堅信,疫情期間的退款承諾,復盤後作出的調整和升級,終將在疫情結束後被客戶認可迎來回報。

              “隻要活著就有希望”

              對多數的青年創業者而言,剝離疫情的外在影響,這場考驗,實際上是一場“堅守”與“投降”的自我較量。對此,創業不足一年的馬凱祥感同身受。

              2019年8月,從三峽大學體育學院畢業後,在幾位老師的幫助下,馬凱祥在湖北省宜昌市開辦瞭卓躍兒童運動館。從發現市場需求到尋找創業項目,再到找投資、租場地、做裝修,整個大四第二學期,馬凱祥作出瞭與身邊同學找工作截然不同的選擇。

              小夥子也將全部精力投入到這個創業項目之中。早上招生,下午演課,“流過的汗要論斤計算”。好在,經過自己和創業夥伴的努力招生、認真教學,截至2019年底,運動館招收瞭100多名學員。馬凱祥預計,“如果長期穩定有300名學員,就能維持運動館的運營,繼而收回前期近100萬元的投資,開拓新的市場。”

              然而,疫情打亂瞭馬凱祥下一步的發展計劃。不僅寒假招生受到影響,1月下旬運動館放假關閉之後,每月近2萬元的房租支出,10名員工的基本工資,更是讓損失與日俱增。

              遠在甘肅老傢的馬凱祥心急如焚,幾番深思後,他嘗試將線下課程搬到瞭線上,建起4個不同年齡段的打卡群。剛開始,隻有一半會員選擇進群。參與度不夠、活躍度不高。

              “孩子文化課忙;傢裡網絡不好;沒有鍛煉條件;沒有專業技巧;疫情嚴重,沒心思……”這些答復,讓24歲的馬凱祥有些沮喪。他記憶最深刻的是一通長達40分鐘的電話——他從孩子的健康一直聊到疫情帶來的影響、彼此傢鄉的美景,但顧客仍然拒絕瞭他的邀請。

              短暫失落後,馬凱祥“動”瞭起來。每天10點,準時在群裡佈置當天需要完成的訓練任務,敦促傢長帶著孩子鍛煉;隨後對已經上傳的作業視頻進行一一點評,每段點評至少在100字以上。還會將一些防疫知識和線上課程推送到打卡群,並結合每位孩子的身體狀況、訓練進度,定制“一對一”的學習方案。

              隨著老客戶將課程推薦給新客戶,群裡吸引瞭200多人,但每天打卡的會員數量在不斷減少。為留住客源,運動館策劃推出“預售”優惠套餐,計劃在復工後,給當地防疫人員的子女贈送一定時段的免費課程,實現大學生創業項目的社會價值。

              這份努力並非完全沒有回報。前不久,一直在群裡“潛水”的兩名幼兒園園長,主動和馬凱祥談起瞭合作;幾位傢長也在得知解封消息後,談及購課意向。

              “疫情讓很多傢長意識到,學習體育不隻是培養特長,擁有一個良好體魄至關重要。這符合我創業的初心,對兒童體能行業而言,是一個良好的信號。”馬凱祥覺得,隻要捱過這個“寒冬”,兒童運動館將迎來更好的發展。

              “疫情正在對國內經濟和行業產生廣泛、復雜的影響,現實影響遠比看見的事件深遠。”甘肅農業大學創新創業學院辦公室主任畢冬梅表示,雖然餐飲、旅遊等行業短期內受到的沖擊比較大,但也出現瞭很多新的機遇和窗口,各地經濟正在復蘇。

              畢冬梅建議大學生創業者應從短中期及長期審視自己的業務,既要有戰略定力也要抓住行業新機會。把握疫情這個特殊時期,通過凝聚和篩選團隊成員,全面梳理團隊文化、企業制度,為全面復工打好根基。

              “隻要活著就有希望,不管它多遠、多小,總是有的。但活著並不是渾渾噩噩,而是以坦然、積極的心態活著。”全國農村創新創業帶頭人吳夏蕊則建議,按下“暫停鍵”後,大學生創業者要學會斟酌自我,在勇氣之外,收獲理智、能力。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石佳 王豪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10日 08 版